Thursday, June 14, 2018

阅读老马


老马重新任相后,整理与他相关的书籍,发现个人第一本与他有关藏书是国语版的《马来人的困境》。我是在1985年以9令吉50仙在庆祝北方大学一周年的书展中购买该书。该书是在老马首次任相后解禁,并由后来任槟州副首长的Ibrahim Saad译成国语。那一年我读中四,忘记有没有把书读完及读懂,只是在书的最后一页写了:“马来人有困境,华人也有困处,为何不表呢?”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这是老马另一本早期著作:The Early Years 1947-1972。此书协助我们了解青年马哈迪的思想。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马路王事迹-访余记谋(14/3/2018)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drink and indoor



今早趁到Merbong小学视察后的空挡访谈现在还居住在Merbong(马路王村)的余记谋(1953年出生),他是该村第三任,也是最后一任甲必丹的长子。马路王是英吉利里客家村落之一,早年人口非常多,过年时还请大戏团演出,现只剩下余邱2家人及一成为伊班长屋屋主的华人后裔Ambun anak Junpa(周仁华与伊班妇女之子)居住在此。记谋的太太刘氏来自现唯一居住百万多Pematoh, 现称Kandis,另一客家村落家族。这线索有助于英吉利里消逝了的客家村落资料搜集。

马路王小学早期状况。



南甲科细-勒马纳Lemanak 河流域的村落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Image may contain: Goh Kaw Sze, sky and outdoor


Image may contain: plant, tree, bridge, outdoor, nature and water
通往科细的木制吊桥。

南甲科细Nanga Kesit小学是勒马纳Lemanak 河流域的小型学校,可以在Lubok Subong泊车后步行过木制吊桥到达。目前是我关注的学校之一,每个月须到校督导。

那天心血来潮,翻阅访客簿,发现我在2006年10月首次访问该校。回想那时我在考试部任职,受委托运送开斋节礼品给内陆教职。司机把车泊在Lubok Subing河边后,就和我各背两大袋礼品走一公里路完成任务。印象中,十多年来该校的硬体没多大的变化。
学校附近有座叫Rumah Sambun的长屋是民宿兼旅游胜地,屋长曾是鲁勃安都著名郑氏家族的媳妇,她父亲是前任屋长。

每一年都有新加坡的学生到该民宿度假学习,科细小学就成为了他们户外学习的一部分。就这一点,科细小学应当可充分发挥。

科细在某种程度上是个相当完整的社区,有诊疗所,农业部办公处,唯没有自来水及电力供应。村民接管取山水及以小型发电机得电。目前农业部正兴建区域中心,路口也有了私人油棕收购点。







马路王事迹-访甲必丹邱时德(28/4/2018)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Klanpok客家人分布(根据邱时德的说法)

28/4/2018早上到成邦江中华公学参加斯里阿曼省华小诗歌朗诵比赛时遇到该校校董恩都兰区甲必丹邱时德,因他的儿时曾住在马路王客家村,特别向他求证一些事项。邱家住在Klanpok支路,一共有四间屋子。时德小学毕业后,应该是1974年离开马路王,搬迁到成邦江的恩都兰,其父庭芳,后来成为该区的甲必丹,庭芳过世后,时德接任。

根据时德,村民是在动荡时期不得已离开马路王,他们大部分还拥有当地的土地。他说,人民联合党在马路王还拥有党所。


马路王事迹-访余记团(24/4/2018)

今午趁到马路王小学主持校内培训之便,又到马路王做田调,并在午休时访谈该客家村落最后一名甲必丹的三子,前英吉利里客家公会青年团团长余记团。记团口述了他记忆中的马路王,出生于1957年的他在该处度过了童少年生涯。我们成功把大部分居民的居住位置与姓名记录下来,并了解到该处曾有类似农民协会的组织,1950年代该组织还在一名郑姓的潮州人le Kei(应该是成邦江现隆和宝号号东的叔辈,他们一家人是早期鲁巴河流域的机械能手 )的协助组装一辆jeep,方便运载农作品与肥料。

动荡时期,村民积极参与运动,他也在那情况下舍到木中念英校,而到古晋念一中,其父也进了六里半。为了避免深入运动,他念到初二就被召回马路王务农。
Image may contain: Goh Kaw Sze, standing, tree, outdoor and nature
左标边是通往Klanpok与Bukit Tungku,早期客家人集居地,右边通往马路王国民小学。
Image may contain: sky, house, plant, tree, cloud and outdoor
现留下的华人农舍。
Image may contain: plant, house, tree, outdoor and nature
另一间华人屋子,是余记团的大哥-记谋的,他是目前唯一留在该地的余家后裔。
Image may contain: sky, outdoor and nature
华人后裔Ambun Chew为屋长的伊班长屋
Image may contain: plant, tree, outdoor and nature
荒废了的华人屋子。
Image may contain: plant, tree, sky, grass, outdoor and nature
通往Selangau Asam的小径,早年住有5户客家人,现没人居住了。
Image may contain: sky, tree, plant, cloud, outdoor and nature
通往马路王小学的木桥。

Image may contain: Goh Kaw Sze and 吴荣康, people smiling, people sitting
与余记团摄于英吉利里仁财茶室





天井



天井,是古厝的特征之一,有采光通风取水的作用。通常是在古厝的中央,其左右边称过水。今早到马吉街京都茶室喝茶,注意到其泡咖啡与炒煮台原来就在老店的天井上,让该咖啡店特别凉爽。早年,成邦江的老店都有天井,因为店身特别长,没有天井是不能够的。重建或装修后大多数店都把天井盖起来。几年前,在为"记忆的遗珠...成邦江"的学员导览时,发现南成利茶室的天井,今天见到京

都也有天井,特别欢喜


Image may contain: indoor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indoor






阅读《砂拉越简史》,看看现今的历史课本/教育


课本/教科書是學校教育、課程與教學的核心,因此,有關课本的研究非常重要。课本深刻影响学生对个别科目的印象及学习态度。本文将以老课本《砂拉越简史》对比马来西亚华文国民型小学小现用《五年级历史》课本中的一些课文,就“究竟我们须要怎样的历史课本?”提出课堂实践者的观点,并尝试解读“为什么学生不爱学历史?”及“为什么考不好历史?” 这两道自马来西亚政府规定历史科必须及格为考取教育文凭(SPM)条件及小学四年级起必须读历史科后,常常被提起的问题。

《砂拉越简史》中文版由婆罗洲文化出版局于19629月出版,由朱洪声翻译Vernon MullenThe Story of Sarawa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0),100页,是砂拉越各华文小学在1962-1970年间所用历史课本。《五年级历史》中文版由何财发翻译自马拉西亚语的原著,国家语文出版局2014年出版,162页,通用于全马华小,出版初期引发错误争论,所以封底贴了一张双页13项的“修正部分”。

 

(一)
《砂拉越简史》第八章〈詹姆士布洛克到达砂拉越〉(页47-51页)用了5页来讲述詹姆士布洛克如何进入砂拉越,而《五年级历史》第46页用了一段50个字及1幅有5句对话的图片来描述〈詹姆斯布洛克在砂拉越的殖民统治〉。本文无意探讨“到达”和“殖民统治”,因为这两本课本是出自不同时代的nationalism[i],且让我们来阅读这两课课文,并想像教师们如何引导学生学习这一课。











(《砂拉越简史》,页47-51




(《五年级历史》,页46

不管你是属于哪个学派,历史的本质就是故事(以前的事,story),并且是偏叙述的(narrative)。所以《砂拉越简史》尝试让学生知道谁是这起事件的主角?他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进入砂拉越?而当时的砂拉越又是怎样的?,还通过习题(页51)要学生描画“勤皇”号及扮演詹姆士布洛克与莫达哈心初次会见的情景。通过想像来体验过去,本就是是历史教育的目的与方法之一。《五年级历史》那50个字就只告诉学生,詹姆斯布洛克来了,平息动乱,成为拉惹,引起反抗,并企图以图片描述要学生分享詹姆斯布洛克摧毁依班人居住地的后果。叙述缺席,如何分析、评价与建立论述来分享呢?

(二)
粦答(Rentap)是砂拉越历史人物之一,课本固然会提及他,且看这两本课本如何处理他的事迹:



  
粦答之战(页64-66,《砂拉越简史》)

(仁答,页59,《五年级历史》)


《砂拉越简史》在页64-65及页66的习题中提到了他,这几页是属于第十章〈海盗〉。课文中讲述粦答是海盗被平息后砂拉越的主要祸害,最后端莫达以50060人抬着能发12磅重炮弹的大炮上3000尺山攻破粦答堡垒,描述逼真,诚如现场。反观,《五年级历史》就在第59页〈吾家斗士真英勇〉这一课中以6个要点盖过仁答(Rentap)这一人物。最后,结局是仁答不知所踪,但粦答却逃到拉让江,直到死前,再也没作乱了。

应用要点来写课本是考试导向的做法,总之强记就有益!越少越简单就越好。这就是所谓“教科書作者通常傾向於讓讀者見樹、見枝,卻忽略了要讓他們見到值得記憶的『林』。教科書扼殺了意義,因為它們掩蓋了因果關係。學生讀完歷史教科書後,無法連貫地思考社會生活”[ii]。美国历史课本尚如此,何况《五年级历史》?

美国历史协会在1997年的〈历史课本书写、审核与选择指南〉中指出一本好历史课本须具备以下几点:足够及合理的内容、正确的视角、注重历史思维、附有一手史料,方便学生追踪与发掘历史的新发展等。[iii]指南也强调课本在历史教育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提供了学科现有知识的范围及适合学生水平的书写和练习。

在《砂拉越简史》中,我们看到很多好历史课本的基本条件,它虽老,但比《五年级历史》进步的多了!它的故事性强、内容生动、读得下去、激发联想。我想这也是我们编写这部有关老课本专书的目的,或者可让一些老课本重生!

回到文首那两道问题,普遍上大家把“不爱学历史”与“考不好历史”的问题焦点放在学生,怪学生不爱阅读、不爱记年份、名字,不会联想、批判等;也有从课程内容角度解读,说历史课程中没有“我们”的存在,教我们如何读下去?但如果现今的课本都是《五年级历史》的同类,这也难怪学生了!不只学生,如此课本,老师也教不下去。

最后,法國19世紀著名作家巴爾扎克(Honoré de Balzac)在其著作《幻滅》(Illusions perdues[iv]中說道:“历史有兩部:一部是官方的,騙人的历史,做课本用的,給王太子念的;另外一部是秘密的历史,可以看出國家大事的真正原因,是一部可恥的历史”。不懂《砂拉越简史》有犯上这通病吗?

(吴诰赐,曾经在国民中学教了十年高中历史)



[i]诚如台湾《教科書研究 》第八卷 第一期(2015.04.15),页184所述:現代史學卻仍與Nationalism 強烈結合在一起。今天我們的歷史教育若不是因為Nationalism,恐怕也不會如此爭議而受重視。(见http://ej.naer.edu.tw/JTR/0801_tw.html
[ii]参见James W. Loewen 著,陳雅雲 , 《老師的謊言:美國高中課本不教的歷史》(Lies My Teacher Told Me Everything Your American History Textbook Got Wrong),台湾:紅桌文化,2015,页11
1-5-2017
[iv] 英译Lost Illusions 是法国知名作家在1837-1843年间的小说集。